“子温而厉,威而不猛,恭而安。

  子曰:“文,莫吾犹人也。躬行君子,则吾未之有得。”

  孔子说,就书本知识来说,大约我和别人差不多,做一个身体力行的君子,那我还没有做到。

  君子,是儒家理想人格的最高标准,连孔子都说自己还没有做到。可见这个标准是很高的。也可见孔子的谦虚。其实,如果连孔子都没有做到,又有谁敢说自己做到了呢?

  孔子的学生们形容老师说,“子温而厉,威而不猛,恭而安。”说孔子的气度庄重、威严但却不凶猛,为人处事,温和中又不失严厉。他周游列国,推行周礼,口才好是有目共睹的,但同时也懂得适时沉默。

  简单归纳为四个字:“威”、“怀”、“辩”、“讷”,这四个字结合到一起,透着儒家积极入世、仁慈博爱、又不过分、不偏激的处事智慧,堪称做人的最高境界。

 能“威”

  “威”者,威严也。是指仪容、神态端庄,道德高尚,使人敬佩,进而因敬生畏。

  “君子不重则不威。”一个人有威严的人,一定要有德行。

  孔子说:

  一个人对自己的行为有羞耻之心,出使外国,能够完成君主交付的使命,可以叫做士。这样的人在国际上都有威严。

  次一等的,宗族中的人称赞他孝顺父母,乡党们称赞他尊敬兄长。这样的人在家乡宗族之中有威严。

  再次一等的,一个平淡之人,能做到“言必信,行必果”,他不仅平淡,还矜持庄重、品质优秀,周围的人们也会信服他,也会有威严。

  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。

  一个人,无论处在哪个位置上,只要心中有大爱,就会有威严。一个领导有威严,是因为他心系百姓,为百姓谋福利;一个企业家有威严,是因为他心系员工,为员工谋发展;一个老师有威严,是因为他心系学生,为学生谋成长。这样的人,大家就会尊敬他、爱戴他,赋予他一种威望。

  能“怀”

  “怀”者,关怀也。是指一个人做人温文儒雅,关爱他人。

  《论语》中,孔子曾说他的志向是:“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怀之。”让年老的安心,让朋友们信任,让年轻的子弟们得到关怀。其中的怀,就是这个有仁心,能关怀、安抚的意思。用孔子的话讲,就是仁。

  一个能“怀”的人,是内有仁爱之心,外有温和儒雅风度的。

  孔子的温和儒雅是出了名的。孔子周游列国,每到一个国家,均能得到信任而能“闻其政”,而孔子闻政的方法却与众不同,他温和、善良、恭敬、节俭、谦逊,所以才得到这样的资格,但他求的方法,或许与别人的求法不同吧?”

  孔子遇见穿丧服的人,当官的人和盲人时,虽然他们年轻,也一定要站起来,从他们面前经过时,一定要快步走过。对遭丧事的人表示同情,对国家官员表示尊重,对残疾人表示怜悯,这是礼貌,更是他仁爱之心的体现。

  民国时期,也有这样一位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——胡适之。

  胡适帮助过很多人,而且帮助人从不留名,且不论身份地位,所以,当时很流行一句话,“我的朋友胡适之” 。

  据说,林语堂在美国读书期间,经费不够时,曾给胡适发电报,问他能不能帮忙在北大预支一千元学费,不久,林语堂就收到了胡适的汇款。后来林语堂又到莱比锡大学读博,又是胡适帮忙预支了一千元学费。当后来林语堂学成归国,到北大还帐时,才知道,钱都是胡适帮他垫付的。

  胡适面对母亲给自己包办的婚姻,心中想到的是“旧式婚姻中女性的地位”,想到的是“不忍伤几个人的心”,而接受了这桩婚事。而从此,他的这位小脚、眼有翳的太太,就成了传统中国社会最后一位福人。

  胡适曾因倡导白话文遭谩骂,但他的回击始终温文尔雅,哪怕是和政敌论战,都是和风细雨,连一句刻薄话都罕见。

  能“辩”

  “辩”者,辩论也。真正的辩才,是懂得适时而言,适人而言,适度而言。

  懂得适时而言。真正有辩才的人懂得审时度势,“危邦不入,乱邦不居。天下有道则见,无道则隐。”

  孔子的弟子南容,有口才、识时务。孔子评论南容时说:“他这个人,国家有道时,他有官做;国家无道时,他也可以免去刑戮。”于是把自己的侄女嫁给了他。

  适人而言。卫灵公无道,但是能够任用贤人。大夫史鱼生前没有使卫灵公罢免奸臣弥子瑕,重用贤臣蘧伯玉,决定死后尸谏,让儿子不要在正堂治丧。卫灵公前往吊唁,史鱼的儿子告之卫灵公,卫灵公立即退弥子瑕,进蘧伯玉,然后将史鱼移至正堂。

  适度而言。“事君数,斯辱矣;朋友数,斯疏矣。”侍奉君主太过烦琐,就会受到侮辱;对待朋友太亲近,就会被疏远了。所以,任何事情都要保持一个度。三国时杨修有才华、口才好,但终因恃才放旷,而招来杀身之祸。

  所以一个真正有辩才的人,言满天下而无口过。

  能“讷”

  “讷”者,语言不流畅也。之所以不流畅,不是不会说,而是指说话要谨慎。子曰:“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。”孔子一贯提倡君子说话要谨慎,行动要敏捷。

  作为思想家、政治家,孔子曾和齐景公论政,受到景公的高度认可,曾在齐鲁夹谷会盟中不费一兵一卒,而收复汶上三郡。其辩才可谓无碍,但他平时却很少说话,即使说仍然言词谨慎。他对弟子们的教育也是贯彻“身教重于言传”的宗旨。

  他曾说,天何尝说什么呢?还不是四季照常运行,万物照样生长。少说多做,言行合一而敏于行,是人生正确的打开方式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贝斯特全球最奢华下载1+1网 » “子温而厉,威而不猛,恭而安。

赞 (0)